林肯公园主唱去世:我的生命一直都是支离破碎.

智囊团达人2020-10-24 10:23:14


我所有的自负都来自我的自卑,所有的英雄气概都来自于我内心的软弱,所有的振振有词都因为心中满是怀疑。

——智囊导读



文|B调 授权发布


R.I.P

Chester Bennington

1976.3.20 - 2017.7.20


林肯公园主唱查斯特-贝宁顿,20日被发现在家中自杀身亡,享年41岁,警方初步判定死于自缢......


2015年,查斯特随乐团在北京举办演唱会,当《Iridescent》节奏响起,歌迷们打开手机闪光灯化身星海,他激动地说:“我从未见过如此动人的景色。”


抱歉,真的很遗憾,我们只曾为你点亮过一片星海。


(那片星海:查斯特及乐团北京演唱会)


查斯特离世,留下了妻子和六个孩子,最大的21岁,最小的也才7岁。在此之前1996年到2005年还与Samantha Marie Olit 有过一段婚姻。



这个1976年出生的男人,曾是无数中国乐迷精神上的一面旗帜,从变形金刚到暮光之城,每一个耳机里循环过林肯公园的人,都明白他的离去是多么痛的打击。


2座格莱美、3座全美音乐奖,他和他的乐团兄弟们一起向全世界宣告新时代的来临,“这是我们的时代,这个时代叫做林肯公园。”



Linkin Park 今年5月份还刚推出新专辑《One More Light》(光芒再现),发行首周便登顶排行榜冠军,原本还将进行一系列的世界巡演,而如今已是物是人非,事事皆休......


把痛苦撕裂,融入音乐中


查斯特的歌帮助无数的人熬过了痛苦时光,而自己却没能熬过。



有人说艺术家天生孤独和痛苦,他们天生不喜欢生活本来的样子,查斯特也是如此,他说:“我的生命一直都是支离破碎”。


了解查斯特的人基本都知道,他一直以来饱受酒精药物成瘾的困扰,包括让自己一战成名之作《My Suffering》,林肯公园第一首获得格莱美奖的歌曲《Crawling》,都在讲诉自己在肉体处于半腐朽,心灵备受煎熬的艰辛历程。


他也努力抗争从药物和酒精挣脱出来,但事实上,也正是在这无数个黑白颠倒,酒精弥漫的日夜,他写下了一首首引人共鸣的灵魂歌曲。


《Crawling》内容引用一个受到暴力对待的女孩子,她内心世界的呐喊:自制力挂零,我怕就此永无止境;操控全局,我始终乏力;周遭一切逼我窒息,整首歌传达着一种无力的的绝望。


他也坦言说:“这就是我,这就是我所写出来的,我大多数的创作都是我心中另一种方式的反映,所以并没有什么好隐瞒的。”


同样,在2009年推出的主打歌《My Suffering》也在反应着他的心理状态,在酒精药物的牵制下,他撕裂开自己的痛苦融入音乐去治愈歌迷们。虽然一直处于很痛苦的状态,但看着自己具有治愈功能的音乐,他觉得很幸福。


那些痛苦到底源于什么?


2011年,查斯特接受英国《卫报》(The Guardian)专访时透露:“小时候,被殴打、被强暴都不是儿戏……没有人希望自己遇到这种事,而且说老实话,我已经不记得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。”


后来他在母亲家中看到一帧自己的儿时照片,痛苦记忆刹时涌现,他说:“我回想起来那件事情是怎么发生的,我现在想到还是好想哭。天啊,难怪我会变成毒虫,难怪我有那么一阵子完全疯狂。”


父母离异,同学排挤,曾被男子性侵6年,这就是他的童年。


7岁就被一名成年男子持续性侵,因为不想让别人认为自己是同性恋,或是说谎,查斯特没有开口寻求帮助,导致这样的性虐一直持续到他13岁。


后来,他和父亲谈及此事,发现性侵者和他一样也是受害者,大概是因为深切痛苦过,所以他选择了慈悲,并没有继续追究下去。但这件难以启齿的痛苦,早已经成了心中的顽疾,潜伏在他每一个脑细胞中,稍微触碰就是癫狂。


的确,多年来他一直想要自我了断。


11岁时,父母离婚,他的监护权归了父亲。父亲是名警探,经常不在家,哥哥姐姐们也都已经离开了家,在学校也遭受排挤,高中阶段,他将自己归为经常被欺负的怪胎,当时的查斯特根本找不到任何出路,只有靠酒精和药物来暂且麻痹心中的痛苦。


乐队组建前,他曾做过Barista西雅图咖啡店店员,那段时间,咖啡也成了他走下去的有力支撑,带给他源源不断的灵感。


成年后加入乐队,他用歌声的呐喊来宣泄,堆积在心中可怜的、腐坏的情感。为了练好歌,他每天都会唱歌直到肺和嗓子疼痛为止,由此也形成了现在独特的嗓音。


孤独、缺乏关爱,被排斥、没有安全感,被性侵,这一切的不幸都充斥在他的成长中,让他注定在这个看似和平美好的年代,过得风雨飘摇,胆战心惊。


在风雨飘摇中,活得声嘶力竭


马良在《坦白书》中有一段话,我觉得用来形容查斯特痛苦挣扎且又出色的一生最为准确:


我所有的自负都来自我的自卑,所有的英雄气概都来自于我内心的软弱,所有的振振有词都因为心中满是怀疑。


我假装无情,其实是痛恨自己的深情。我以为人生的意义在于四处游荡流亡,其实只是掩饰至今没有找到愿意驻足的地方。


他在风雨飘摇的人生中拼尽了全力。


在查斯特还小的时候,哥哥向他介绍了爱情少年合唱团(Loverboy)、外国人(Foreigner)、匆促(Rush)、门户(The Doors)和石庙向导(Stone Temple Pilots)等乐团,也许是太孤独,也许是这些激情的音乐仿佛像是一束光,能让他暂时忘记痛苦。爱上这些乐团的同时,他也深深爱上了音乐。



林肯公园乐队成员:(左起)主唱切斯特·贝宁顿、贝斯手大卫·菲尼克斯·法雷尔、吉他手布莱德·德尔森、DJ采样手约瑟夫·韩、鼓手罗伯·巴登、主唱麦克·信田


在新金属鼎盛的20世纪末期,林肯公园乐队以其年轻、清新的姿态登上了舞台,他们跳过了偏激的宗教和历史题材,回归人本身,更关注这一代年轻人的声音,很快成为年轻人最为拥戴的一支乐队。而查斯特也凭借自己咆哮般的嗓音,迅速征服全美乃至全球。



我们都以为他是一夜成名,而查斯特却说:


我很难接受的是,别人总是说我们是‘一夜成名’。其实不是这样,因为在此之前,我们各自努力了12 年,如果真的要说是‘一夜’的话,那也是很漫长的一夜。


乐队正式成立时,当时只有23 岁查斯特作为最年长的队员,他们尝试用说唱式的重金属风格,但一直都没有得到主流唱片公司的赏识。


在苦苦等待被认可时,林肯公园的单曲“One Step Closer”却意外地在网络火了起来。最终在1997年和华纳签署了第一张正式专辑合约。仅仅两个月,他们完成了第一张个人专辑,这就是2000 年问世的《HyBridTheory》(混合理论)。著名的单曲《One Step Closer》也来源于此专辑。


这首歌直接引领了美国流行乐的新风向,一支新的重金属乐队真正崛起了。


查斯特几乎把整个生命的热量全部投入了音乐之中,一张专辑,他和队友甚至要写上150 多首歌,每首歌都尝试了40多个不同版本的副歌,直到满意为止。



投入就会发光,他们的单曲《Crawling》截止2005 年销售量超过1000 万张,《午夜时分》在第一周里卖出了623000 张,创造了美国历史上的最高销售纪录,他们的火热程度由此可见一斑。如果以唱片销量来衡量的话,“林肯公园”仍然是重金属音乐世界中最成功的乐队。



有人说他们跟很多重金属乐队不同,歌词直白又很干净,而且风格一向如此。的确,像查斯特说的那样,他们一直试图将歌词变得更加直白,让每一位歌迷都可以把歌曲和自己的世界联系起来,把内心的情绪和观点融入音乐之中,治愈心中的孤独和痛苦。


从他炙热的歌声中,我们绝对可以相信他在拼尽全力地生活,只是生命中有些伤痛难以治愈,甚至还会随着时间发酵,让痛苦和屈辱无止尽地渗入骨髓和血液,荼毒本已破碎不堪的灵魂。


也许,就像同样在幼年遭遇性侵的台湾女作家林奕含所说的:“我没有活着的实感,有时候我会觉得,在很久以前第一次自杀时,我就死掉了。”


他们都是走投无路的人,通过音乐也好,通过写书也好,有生之年完成了,倾诉了,控诉了,就算圆满了。

至于,那死亡那道坎,跨不过就是死。


依旧是这句:我假装无情,其实是痛恨自己的深情。我以为人生的意义在于四处游荡流亡,其实只是掩饰至今没有找到愿意驻足的地方。


最后,对于那些变态的恋童癖,性狂魔,他们的罪恶,远比一场血肉模糊的战争来得更残忍、深刻。


*来源:B调(ID:heymaizi),探索属于自己的新B调,寻找一切美和有趣,发现生活的艺术。转载请在B调后台申请,或添加微信maizi-0。


请一定要关注备用号

长按二维码关注

Copyright © 杭州跟团游价格交流组@2017